苹果手机销量低迷翻篇投资者看好数字服务发展前景

经历2018年后,苹果又重新受到投资者的追捧,因为他们已经忘记了糟糕的iPhone销量,转而看好该公司的数字服务发展前景。苹果股价今年以来已经反弹26%,在美国顶尖科技公司中仅次于Facebook。这也为该公司增加了2000多亿美元市值。

章高男:我个人觉得,如果这是未来社会的主流,一定会在教育上有所体现。

猎云网:今年以来,您发现了哪些To B的好项目?To B赛道有哪些新动态?

章高男:AI本身不是一个行业,是大数据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所以很难独立地、割裂地去说AI有什么创业机会。但是有三类形态值得关注:

人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恐惧的,却又逃脱不了它们的诱惑,因为人是贪婪的。

猎云网:您认为To B与To C在投资逻辑、布局思维上有哪些不同?

猎云网:在以前,创投靠商业模式寻找机会,但现在更多依赖技术变革。您认为相对第一波投资人来说,现在的创投环境对投资人的要求是怎样的?

Kneron的首席执行官刘峻诚说,这表明面部识别技术并未达到安全标准,这将对用户隐私带来威胁。

基于这家初创公司的规模及产品,也许可以合理猜测这次“试验”是一次市场公关行为。即便如此,如果真如他们所宣称,那么各类人脸识别应用的确需要引起用户警惕。

但要始终相信,每一项科技的产生与发展最初都是好意,也许人类应用科技的目的让科技的发展变了味。但科技本身并没错,我们并不能因噎废食,科技的积极作用仍旧大于负面影响。

但这种反弹也将在苹果4月30日公布第二财季业绩时接受检验。分析师预计,该公司当季营收下滑6%,创下自2016年以来最糟糕的同比表现。每股收益预计将下滑13%。在iPhone销量下滑的同时,苹果也开始重视新的数字服务,后者的增速更快,利润率也可能更为丰厚。该公司上月披露了四款新的服务,包括流媒体视频服务和移动游戏订阅服务。

第二,帮助企业降低AI使用门槛的公司。这类公司主要是技术驱动,能为不同的企业赋能,因为AI只是一个工具,但对企业来说有较高门槛,不仅要有分布式数据库,还要懂算法和业务的结合。这类公司的出现,可以让企业傻瓜式地使用AI。

无论投资什么公司,逻辑是一样的,要先看行业前景怎样,市场有多大、走向是怎样的、是否有厉害的竞争对手,如果都很好,再看自身与竞品的差距在哪,是不是有竞争优势,这时候才谈到技术。

猎云网:那技术型投资人会更受市场欢迎吗?

一方面,相关方坚称技术的安全性毋庸置疑;另一方面,Kneron却宣称用一个特质的3D面具骗过了系统。

章高男:方法论一样的情况下,取决于你投什么行业、对市场的分析、对核心优势的分析,因此要求的能力和素质不一样。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美国圣地亚哥的一家人工智能公司Kneron用一个特质的3D面具,成功欺骗了包括支付宝和微信在内的诸多人脸识别支付系统,完成了购物支付程序。该团队还宣称,他们用同样的方式甚至进入了中国的火车站。

微信方面表示:微信刷脸支付使用安全等级最高的3D活体检测技术,综合使用3D、红外、RGB等多模态信息,可以有效抵御视频、纸片、面具等的攻击。

之后,丰巢紧急下线“刷脸取件”,并在官方微博也进行了回应: 

也就是说,如果想要使用3D面具进行盗刷必须同时满足几个苛刻的条件:

第一,专注底层技术的公司。例如做人工智能芯片、分布式数据库、图像识别的公司。

“企业家们一定要改变决策思维方式,从经验决策向智能化决策过渡,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谈到未来投资方向,章高男说的最多的就是数据。“数据是第一生产力,随着5G、物联网的发展,数据规模将呈千百倍的增长,而这中间一定能诞生伟大的公司。”

微信刷脸支付出现账户冒用、盗刷等风险隐患是极小概率事件,如果因为刷脸支付导致账号资金损失,也可以申请全额赔付。

从今天的演讲议题就能看出,我们说的是“科学、技术、创新”,任何一家企业都要有创新能力,有把技术转化的能力,毕竟公司是商业行为,不是福利组织。

猎云网:20年前,第一波投资人都在看商业模式,现在更多的是在投技术,两者的投资逻辑一样吗?

很显然,市场大的、行业竞争力高的、有技术壁垒的、市场占有率呈快速上涨趋势的,以及团队能力强,估值还合适的,就是很好的投资标的,这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

因为贪婪,人类总是在不断探索、不断发展。但一切都是辩证存在的,高速发展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

第三,传统行业的产业升级。很多行业,例如物流、零售、驾驶等,一旦与AI结合,会产生巨大的革新。对这些行业来说,这些创始人可能不懂AI,但他们如果懂得利用AI,就值得关注。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苹果股价今年的上涨源于多重因素。美联储在1月末停止加息,促使投资者重新买入科技股。而关于中美贸易争端缓和的乐观情绪也起到了推动股市上涨的作用。即使是经过了2019年的反弹,苹果的动态市盈率也只有17倍左右,而标准普尔500 IT指数平均为20倍。该公司还在以分红和股票回购的方式向投资者返还资金,上一财年就超过了120亿美元。作者认为苹果公司数字服务这块也是他们收益的主要来源,虽然近期手机销售不高,却能用数字服务来弥补。

因为人才培养的模型会受到社会的影响,教育会补足这一块,但是会有一定的滞后性。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教育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也许成为必须掌握的基础学科。

显然,在实际操作中,这种盗刷手段并不具有可操作性。

猎云网:面对BAT、华为等大公司的AI布局,您认为创业企业面临怎样的挑战,有哪些切入机会?

凭借对技术的敏感嗅觉,章高男相继投出了BOSS直聘、天云大数据、冠勇科技、零眸智能、西米信储、爱拼机、知呱呱、地推吧等明星项目。

比如现在很多行业都离不开数据,如果你对数据不够了解,判断力就会弱一些,反之投资起来就会容易些。

而To C端的销售链条比较短,因为主要是冲动消费,靠情感价值的满足,而to B端主要靠客观价值的满足。

章高男:我的投资逻辑不是技术,不是说它是个技术公司我就去投,任何一个投资都是商业行为,要讲投资回报率和稳健性,技术只是衡量因素和决策标准之一。

在章高男看来,To B投资逻辑万变不离其宗,宏观看行业前景,微观看企业自身竞争力,数据和技术壁垒是最后一步要考虑的。

目前,此事正在进一步发酵中,微信和支付宝还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据悉,目前人脸识别技术可以分为两大类:基于2D人脸图像和基于3D人脸图像。而丰巢快递柜摄像头采集人脸的时候,形成的只是一张2D平面图像,也就相当于一张照片。

其次,To B主要是靠大客户贡献价值,To C主要是面向消费者的平台化,因此To B企业很难一家独大。

章高男:任何时代的投资逻辑都是一样的,只是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投资机会。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投技术。十年前,市场内还有大量的需求没被满足,创业者有大量的淘金机会,而现在,野蛮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仅此而已。

据移动支付网此前报道,制作3D面具之前,首先需要使用高精度的3D扫描仪,对人进行扫描,得到三维数据;其次需要使用高精度的3D打印机,打印出人体头部的主体结构;最重要的是,需要人脸特征的毫米级还原,包括肤色的高度还原。

章高男:这要从两者的区别说起,首先是获客,To B端因为涉及金额比较大,需要评审,因此销售环节的的链条很长,这就导致很难规模化复制。

1、采集到支付宝用户头部高精度3D模型; 2、不计成本完成毫米级精度面具制作,力求完美; 3、在支付宝用户开通刷脸支付的情况下拿到用户的手机,或者直接获得支付宝用户的登录密码和支付密码。

服务是全流程的体验,是一个很长的链条,产品只是服务过程中的一个载体。此外,产品是标准化的,服务是非标化的、是定制的。

猎云网:对您来说,投资技术公司最看重什么?是技术壁垒、产品落地、还是其他什么?

其实,制作一个这样的3D面具极其不易,价格昂贵不谈且程序异常复杂。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技术可以形成商业竞争门槛,这是企业的有利点。

正如人脸识别一样,这项技术的落地生根,已经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便捷与极佳的体验。百年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今天的科技发达程度。

首先,投资要看宏观市场是否有增长潜力,大环境是怎样的,其次还要看微观,企业自身是否有壁垒,处于什么竞争地位。

支付宝在之前AI换脸App“ZAO”引发了侵权、隐私安全和信息安全的风险时,回应称:支付宝“刷脸支付”采用的是3D人脸识别技术,各类换脸软件有很多,但不管换的有多逼真,都是无法突破刷脸支付的。

无论什么形态,在中国,AI都要首先找到一个垂直行业,落地商业场景,而不是纯做技术,那没什么意义,技术成果商业化的能力很重要。

在设备端,用户开通刷脸支付情况下,想要使用其他手机进行人脸识别付款、转账,必须使用支付密码重新开通刷脸支付才可进行。另外,在使用其他手机登录时,还需要进行登录身份认证,也就是需要登录密码。

不过Kneron也承认,使用3D面具这种欺诈行为不太可能广泛应用,因为Kneron使用的面具是日本专业面具制造商生产的,仿真程度非常高,价格也异常昂贵。但Kneron同时指出,这种技术可以用来欺骗名人或富人。

今年十月,嘉兴上外秀洲外国语学校402班科学小队爆料称:他们在一次课外科学实验中发现,只要用一张打印照片就能代替真人刷脸、骗过小区里的丰巢智能柜,取出了父母们的货件。

章高男告诫企业家,无论从事的行业多么传统,或者对技术多么一窃不通,一定要在成本和性价比可控的范围内,把业务数据化。虽然任何一种数据化都会有代价和成本,但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立于不败之地。

同时,微信支付会通过多维度安全风控策略确保账户安全,且提供多因子校验,部分用户需要输入与微信账号绑定的手机号或扫描二维码等进行校验,进一步提高了安全性。

Kneron的核心技术,是研发出一种高效率、低耗电的神经网络芯片(NeuralProcessing Unit,NPU),把人工智能从云端转移至终端设备,进行实时识别与判断分析,开拓人工智能应用于不同层面的可能型。

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的边界,也都是有所擅长的,不是所有领域都能投,没有行业背景知识,很难形成判断力。

因此优秀的To B企业是能“伺候”好大公司的,这更考验他们对企业用户的理解,和客户对你的信任。

在4月12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上,华映资本合伙人章高男指出,在To B行业转型期,企业正面临“汽车还是马车”的选择问题:伴随汽车的出现,是花精力改良马车的效率,还是尝试驾驭并不完美的汽车,是决定未来前进速度的关键。

于是,有人提出疑问,那么生活中比较常见的微信和支付宝的刷脸支付安全吗?

在猎云网2019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上,章高男接受了猎云网的专访,分享了他在To B浪潮下,对技术投资的思考。

但在不同时代,什么行业市场机会大,什么行业在高速发展,是不一样的。比如10年前,全球市值前十的公司诞生在能源和金融行业,例如通用电气、中国石油、花旗集团等。而今天,大部分有潜力的公司是技术驱动的公司,包括亚马逊、Facebook、苹果、谷歌、微软等,这些公司的共性就是拥有海量数据,数据是第一生产资料,围绕数据的技术领先将产生巨大的价值。

第三,从服务本身来说,To B端更强调服务,To C端更强调产品。产品中有服务,服务中也有产品,那么产品和服务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呢?

此前,关于刷脸支付被破解,也有一些相关事件爆出。

2D人脸识别只是通过2D摄像头拍摄平面成像,所以即使算法和软件再先进,在有限的信息下,安全级别终究不够高,用照片很容易被破解。

章高男:变化很难用“年”做衡量,但我看到的大的趋势是,5G和物联网会让数据更加有保障,与数据有关的产业只是刚开始起飞,随着我们周围所有配件都会被数据化,数据的规模将出现成千上百倍的增长。

章高男是技术出身,据说写过几万行代码,曾任摩托罗拉亚洲研发中心软件主管,雅虎全球移动Web平台负责人。随后进入投资圈,一直围绕技术投资,被称为“技术圈里比较懂投资的,投资圈里比较懂技术的人”。

对于包括人脸识别在内的AI技术,我们或许应该给它一些试错与改正的机会。

现在有人在说是AI的下半场,在我看来,上半场下半场的说法更多的是从投资的角度去说,其实什么阶段不重要,重要的是趋势和本质,

成立于2015年的Kneron,是一家设计及开发软硬件整合的终端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厂商。此前,他们还宣布完成了由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领投的1800万美元A1轮融资。

关于近期收到的取件反馈,经核实,因该应用为试运营beta版本,在进行小范围测试。收到部分用户友好反馈,已第一时间下线,完善后有关动态,可关注丰巢公告。谢谢大家的支持与鞭策。

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