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风口的在线教育如何避免“毁人不倦”

“疫情困住了我们的脚步,但是不能、也不该阻挡我们精神前行的步伐,那些充实我们头脑,丰盈我们灵魂的阅读旅程,从来不应中止。”这是网民在2020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前发出的一次宣言。

疫情之下,人们虽然不能在同一实体空间共同阅读,但网民自发组织各种形式的在线阅读,让怀抱相同阅读热望的彼此换一种媒介“相遇”。

自从十三五规划,把“全民阅读”纳入国家战略后,从政府到民间,阅读活动如火如荼,但真正静下来心来研究少儿阅读教育的机构并不多。

近日,人民在线、人民网新媒体智库发表了《寻找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的发展机遇》的文章,文中提到“据有关数据表明,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到2025年预计将超过5000亿元。” “在需求端的刺激下,在线教育的发展开启加速度。市场的火热,加剧了竞争态势。”新东方、作业帮、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互联网三巨头BAT全部入局。除此之外,“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相继宣布联合其他机构,提供免费课程。”

“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湖北和武汉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决胜之地。

向险而行,还有更多“张定宇”让人们泪目。

1月29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张定宇在去病房的路上。 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共产党员活跃在一线,不仅有效增进了医患之间的配合,更增强了患者们战胜疾病的信心。

英雄必胜:“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可以说博主这一观点,不啻为疫情之下的在线教育,开出了一剂良方。但是博主不知道的是,孩子在阅读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科学的阅读方法,如果没有专业的阅读指导,导致机械阅读,无效阅读。而疫情期间,又不能到线下的阅读机构接受专业的阅读教育。于是,很多阅读教育机构自热而然地转战在线阅读。同样,由于缺乏必要的技术、资源方面的储备,在线阅读也出现了在线教育“毁人不倦”的症状。

目前全国各地的178余支医疗驰援队、总计2万多人驰援湖北。其中,4支解放军部队1400 人入驻火神山医院,38支医疗护理队2332人入驻方舱医院,其他驰援医务人员分别入驻各定点医院。

确实如此,新冠肺炎疫情来势凶猛,令多个行业猝不及防,特别是对于面对面教学的线下培训教育机构更是雪上加霜。曾挂牌新三板的“明星机构”兄弟连教育,正式宣告品牌“破产”。即便如新东方,俞敏洪也坦言,上百万寒假班的学生无法上课,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就只能关门大吉。

一人一站,一人“疫”战——这是500千伏江夏变电站站长李哲的真实写照。

金银潭医院,最早集中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是这场抗“疫”之战最早打响的地方。

从1层爬到7层,迈上111个台阶,对普通人来说或许不难,对患过鼻咽癌、身体瘦弱的杨端华来说,并不容易。

英雄亦是血肉之躯的凡人。吴凤、徐筠……正是万千名奋战在抗疫一线医务工作者代表,当战斗的指令发出、冲锋的号角吹响,便义无反顾、永不言退。

人们记住了剪去一头长发的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吴凤——一次性防护帽子难以完全盖住头发,多一分暴露,则多一分感染的风险。她风趣地说,这是人生中最美的发型。

湖北之外,全国各省份新增确诊病例呈现下降趋势,而湖北,尤其是武汉的数字仍处高位。自2日起,武汉已连续9天新增确诊病例超过1000例。

背起20斤重的消毒喷壶,负责每天对小区5个单元进行楼道消杀,洪山区司法局干部杨端华从机关办公室来到社区,穿上防护服上厕所非常不方便,更不敢多喝水。

而那些经过长时间沉淀,在线下阅读教育领域中做得很好的教育机构,这个时候就凸显出了在线阅读教育的优势。作为深耕广义阅读领域的阅读教育机构——書果星球,就是其中一家。

武汉,是湖北的一道关;湖北,是全国的一道关。

2月10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一名妇产科医护人员在支援隔离病房前剪短长发(手机照片)。 新华社发

为了全国疫情防控大局,武汉这座“九省通衢”的城市“封”了起来,承受着巨大压力,迸发出坚忍不拔、攻坚克难的大无畏气概。

書果星球拥有多年的校园阅读推广实践经验,在此基础上,结合国内外先进阅读教育理念,根据PISA/PIRLS国际阅读素养测评标准,创建了四维阅读教育课程体系,并联合青岛出版社出版了“唤醒阅读力”系列丛书。

以生命赴使命,秉初心显担当。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要以疫情防控工作成效来检验和拓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成果,发挥基层党组织政治引领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把社区居民发动起来,构筑起疫情防控的人民防线。

据广铁集团货运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为满足广汽传祺广州、新疆两地工厂复工复产运输需求,广铁集团、中铁集装箱公司与广汽传祺紧密合作,按照零部件运输工况要求,结合广汽仓库容量等特点,精心统筹,科学铺排,设计了小编组、高密度、短交期、优运价的“多联快车”班列,定制化的服务于汽车企业运输需求。与此同时,不断优化运输流程,开辟绿色快捷通道,减少作业时间,按照“优先承运、优先装车、优先挂运”的三优先原则,实现承运、查验、转运快速无缝对接,为广州、乌鲁木齐两地广汽传祺工厂提供全程门到门快速班列运输服务。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武汉火神山医院病房(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英雄。

有的行业人士的观点非常值得思考。某知名教育博主认为:如此线上教育,还不如让孩子们利用延迟的寒假多读点书。他在自己的评论文章中指出“线上教育的低效,教师投入和学生所得太不成比例”。因此,“与其进行这种师生皆身心俱疲的线上教学,还不如让学生利用延迟的假期多读点纸质的经典作品。”

据悉,这套课程的最大特点就是坚持儿童本位、学思结合。通过“一本书,三节课,九步阅读法”的课程模式,帮助小学阶段的学生,解决 “不爱读、不会读、读不会、阅读面窄、抓不住重点、不会思考、读完不会写、表达没逻辑”等系列阅读问题,全面提升孩子的阅读力。

突如其来的防控疫情斗争,既是对党员干部的一次严峻考验,也是一场深刻的党性洗礼。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挺身而出、英勇奋斗、扎实工作,全力以赴打好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滔滔长江水,滋养出英雄的城市,哺育出英雄的人民。当千万双手紧握在一起,当亿万颗心紧靠在一起,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心中升腾起昂扬的斗志——打赢武汉保卫战,打赢湖北保卫战,打赢中国保卫战!

回顾治疗过程,武昌方舱医院院长万军说,除了按照治疗方案科学施治之外,还有一个“秘诀”,那就是发挥党组织、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历史一再证明,没有什么困难,能压垮这座英雄的城市;历史仍将证明,再肆虐的病毒也压不垮英雄的人民。

在武汉“封城”的这20多天,留在城里的人们坚守岗位、守望相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疫情防控贡献力量。

黄鹤楼前,江水汹涌;病毒肆虐,疫情如火!

2月9日,武汉市武昌区首义路街大东门社区对出入者进行严格检测体温排查。 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不计代价,无论生死。

1月26日,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开始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1月31日,武汉市武昌区高层建筑外墙打出“武汉加油”字样(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2月1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队员在党旗前宣誓。 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1月23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深夜紧急开工。武汉市城乡建设局的多支党员突击队、党员先锋队开进施工现场。“我们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发挥党员模范带头作用,勇担重任,确保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任务。”项目经理张正林带着128名建设工人党员在党旗下庄严宣誓。

连日来,在方舱医院,在隔离点,甚至在新冠肺炎定点医院的隔离病房,人们看书、玩魔方、打太极拳,甚至跳起了欢快的广场舞。

1月22日,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医护人员加入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突击队。突击队由该院党委组建,以党员为主体。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抗击“非典”、抗击禽流感、援非抗击埃博拉疫情……数次非战争军事行动,解放军传染病防控专家毛青仍然站在“逆行者”的第一排。已近退休年龄的他,大年三十穿好军装、扎上武装带随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星夜驰援武汉。

疫情防控异常胶着——截至2月10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31728例,其中武汉市18454例。

同事们说,平时上下楼必须抓紧扶手、慢慢挪步的张定宇,这些天里,“他拼的时候,我们跟不上他”。

英雄无畏:“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这是武汉市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忙碌中抽空和儿子视频通话的一幕。元旦以来,他带领ICU团队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忙得脚不沾地。9岁的儿子,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过爸爸。

“我是党员,特殊时期,我不上谁上?”同样质朴的表达,也是武汉江岸区和美社区书记夏志刚的心声。

人们记住了在自己防护服上写下“东方徐筠”“武汉加油”八个大字的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护士徐筠——她说:“在隔离病房,这些病人能看见的只有我们这些医护人员,他们看不清我们的脸,但是防护服上的大字能让他们感到满满的加油和鼓励!”

“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 张定宇脚步匆匆。

这充满信心的歌声,伴着人们激动的泪水,回荡在医院内、病房里、人心中,响彻荆楚大地,点亮一座城市的希望。

疫情期间,线下教育面临生死大考,但同时在线教育的方式也被全民迅速接受。来自阿里巴巴旗下智能移动办公平台钉钉的数据显示,有近5000万学生通过钉钉在线课堂学习。

近千万的武汉人民顾大局、为大家,一个个平凡的武汉人,把自己活出了英雄的模样。

書果星球创始人史纹女士表示,書果星球“唤醒阅读力云微课”,针对大多数在线阅读教育碎片化、浅层化的弊端,首次采用出版物线上课程化的方式,让孩子告别单纯的听书听故事的浅阅读,能够做到“让孩子静下心来”进行整本书深阅读、精读的阅读教育。

隔一座城,护一国人。

人们记住了一个个原本爱美的护士姐姐——长时间在隔离病房工作,光洁的脸庞被口罩和防护面罩勒得满是红肿的痕迹;纤细的手指,也因为多次消毒而变得红肿粗糙。

“这身军装,是用来战斗的!”毛青嗓门大得仿佛要穿透火神山医院好几层板房。“秉持科学态度和乐观精神,依靠完整的防护体系和专业力量,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1月24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医护人员在隔离服上写下名字,方便辨认。 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妈妈,我准备过年这几天就在站里了,因为其他同事出行过来交接班,会增加风险。”跟母亲打完电话,李哲流下泪来。但很快,她又投入工作,清查监控信号、进行常规巡视、详细记录数据……

这场疫情蔓延速度之快超出胡明和同事们预料,很多情况都是第一次遇到。在为重症患者进行气管插管时,常常遇到一些患者体液、血液喷溅的情况。为减少传染可能,胡明会让年轻的医护人员暂时出去,而自己选择留下。

一名党员,一面旗帜;一个支部,一座堡垒。

痛苦与坚韧,顽强阻击与八方驰援,这座经历过辛亥炮火、抗日烽烟、特大洪水等无数历史考验的城市,此时此刻正处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胶着对垒的关键时刻,展开着一场命运攸关的卓绝斗争。

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守望相助——

云微课始终遵循書果星球“阅读不止于看书”的教育理念,认真按照课程安排学习,学生将收获的不仅是对故事的基本了解,更是阅读力、思考力的真正提升。

时间不停,阅读不止,世界读书日只有一天,但每一天都应当是我们的读书日。

江岸区一名居民带着肺部感染且高烧39.5度的妻子到社区求助,而120救护车因繁忙无法及时到达。危急时刻,夏志刚冒着被感染的风险,穿上简易防护服,骑上电动车载着病人奔向最近的医院。

“坚持下去,才有希望。我一定要好好配合,放松心态、合理锻炼,才有更好的治疗效果。”在一家方舱医院和病友们一起跳广场舞的何女士说。

近日,書果星球上线了一款“唤醒阅读力云微课”小学生阅读教育在线课程,一经上线,就受到广大家长的一致好评。

习近平总书记铿锵有力的号召,鼓舞着冲锋在武汉抗疫一线的万千英雄向前,向前,再向前!

1月31日,武汉市江汉区西北湖附近高层建筑外墙打出“武汉加油”等字样(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马云说“过去互联网技术让很多企业活得很好,而疫情过后,互联网技术是很多企业活下去的关键”。

2月10日,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医护人员带领患者们跳舞。 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1月26日拍摄的武汉黄鹤楼和长江大桥(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2月7日,西城壕社区网格员黄丽芳(左二)与志愿者柳莹(右二)、张琦(右一)为空巢老人送菜。 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2月11日,位于洪山体育馆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昌方舱医院备受瞩目——首批经过治疗康复的28名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从这里顺利出院。

据了解,2019年广州至乌鲁木齐“多联快车”班列共开行50列,发送广汽传祺零部件4116个标准集装箱。

“作为站长,作为一个党员,我申请值连班。”1月23日,武汉“封城”之际,李哲拨通了领导的电话,语气恳切而坚定。

“随着复工复产以来生产和消费需求逐步回暖,预期广州至乌鲁木齐‘多联快车’班列运量将快速上扬。”中铁集装箱广州分公司副经理彭棠说。(完)

2月8日,从空中俯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李贺摄

与资本市场火热的追逐现场相比,许多行业人士表现得较为冷静,他们很敏锐地看到这次在线教育的爆发,是在疫情这个突发事件的催化下产生的,很多企业在不具备提供优质在线教育资源的情况下,为了抓住风口,项目急于上马,结果造成在线教育乱象丛生,比如知识碎片化,讲解不够系统,版本不匹配,课程颠三倒四,教师水平不高,甚至出现极端的案例:孩子因为上网课,导致视力不可逆下降。

2月11日,一名出院患者展示出院证明。当日,武汉市武昌方舱医院首批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经过治疗出院。 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在与病魔的反复较量中,英雄们的样子深深铭刻在人们脑海里,书写着这座城市记忆中荡气回肠的篇章。

1月24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左)与病情好转的患者黄淑丽互道新春快乐。 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武汉是英雄的城市,湖北人民、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历史上从来没有被艰难险阻压垮过,只要同志们同心协力、英勇奋斗、共克时艰,我们一定能取得疫情防控斗争的全面胜利。”

这些乱象足够引起我们的警惕,不要让原本前途似锦的在线教育,变成“毁人不倦”网络杀手。

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是砥砺初心使命的检阅场。党徽闪耀,处处是冲在疫情阻击战第一线的共产党员。

隐瞒身患渐冻症的病情,顾不上照料被感染的妻子,始终坚守在疫情防控最前线,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在与时间赛跑。

江城武汉,成为英雄汇聚之地——

“我没有路可以退。整个疫情没有结束,我们重症监护室就不能退。”胡明视自己的团队为战役的“最后一道关”:“如果我们都退了,那还能指望谁呢?重症监护室永远是疾病的最后一道关,我们最后一道关守门的都退了,那不跟球队没有守门员一样?”

2月5日晚,在刚刚启用的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众声嘈杂中,一位男患者专注地读着一本厚厚的著作。淡定达观的心态背后,是对战胜疫情的坚定信心。

武汉北高速公路收费站出城通道已封闭(1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2月5日,武昌方舱医院医疗队成立临时党支部;2月10日,病友临时党支部成立;来自各地的援鄂医疗队也纷纷成立临时党支部……在临时党支部带动之下,队员们争分夺秒,与疫情竞速、抢救生命。

英雄无私:“特殊时期,我不上谁上?”

“我是党员,我要在社区给群众做事。”杨端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