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终止投资WeWork创始人净资产一年内下降97%

北京时间4月3日上午消息,据外媒报道,周四,日本软银集团宣布决定撤回30亿美元的股票收购计划,让已经经历一年风雨的WeWork再次陷入困境。

对WeWork的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而言,软银的决定,也意味着,他将失去向软银出售自己在公司持有的9.7亿美元股份的机会——根据原交易,软银将收购诺依曼的这部分股份。

10月份,软银同意再投资30亿美元帮助WeWork走出困境。根据交易,软银将获得对公司的控制权。同时,诺依曼同意放弃他在WeWork的投票权。作为交换,软银同意向诺依曼支付1.85亿美元的“咨询费”,并收购诺依曼在WeWork持有的股份。价值约9.7亿美元。

据记者了解,此次协议的签订既保障了生产原料的供应稳定,又标志着称多高原农业迈向市场化,实现了传统种植业的高产高效,是农业产业化的首次尝试,加快推进了农业现代化步伐,不断拓宽农牧民增收渠道,为实现乡村振兴奠定了基础。(完)

惠普新任首席执行官恩里克·洛雷斯(Enrique Lores)希望让打印服务、3-D打印和高端电脑在惠普的业务中占据更大的份额,并将监督公司裁员多达16%,以削减成本。自2015年与服务器制造商惠普企业分拆以来,该公司始终保持低调,避免进行大规模并购,并将资金返还给股东。

统计显示,2019年-2020年,该公司收购黑青稞6000吨,收购价达到6元/公斤,高出白青稞的价格每公斤3.6元,扣除黑、白青稞产量因素,每亩将为当地农牧民多增收300元。

根据协议约定,由该公司负责提供符合要求的黑青稞种子,监督指导农民科学种植,保证数量与质量,待收成后在先行扣除种子价款的基础上,按约定质量、价格进行收购,称多县负责组织农民按要求种植,并进行生产管理及运输。

从WeWork估值下跌到软银取消交易,过去一年来,诺依曼的净资产也一路下滑。根据福布斯的估计,2019年初,诺依曼的净资产约41亿美元,如今的净资产大约为7.5亿美元。而根据彭博社的数据,诺依曼的身价跌得更惨,在一年内下降97%之多。

伯格在声明中称:“这份收购要约大大低估了惠普的价值,相对于惠普股东而言,给施乐股东带来了不成比例的好处。施乐发起收购要约的紧迫性表明,该公司急于收购惠普,以解决业务持续下滑的问题。施乐随后将需要不切实际、无法实现的协同效应,而这将危及整个公司。”

施乐上个月提高出价后,惠普表示将实施“毒丸计划”,以阻止投资者在该公司积累持有超过20%的股份。与惠普相比,施乐的市值约为70亿美元。

诺依曼本人也在9月份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

前期,该公司已与海南藏族自治州、玉树藏族自治州就黑青稞良种繁育、种植达成合作协议,此次协议的签订将加快推动全州农业发展。

去年此时,WeWork仍形势一片大好。2019年初,获软银20亿美元投资后,公司估值达到470亿美元。彼时,软银对WeWork的总投资已经超过100亿美元。

在早盘交易中,施乐股价下跌超过4%,惠普股价下跌约1%。(小小)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伯格还称施乐销售下滑,并指出该公司最近出售在Fuji Xerox合资企业的权益,引发了对该公司未来状况的担忧。2019年11月,施乐决定以2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其在Fuji Xerox 25%的股份,此前投资者的行动破坏了两家公司之间的交易。

然而,当软银最终决定终止该交易后,诺依曼再也没有机会套现他的WeWork股份。

一直以来,称多县因地理环境影响,传统农业基础薄弱,农牧民只能辛勤耕耘、靠天吃饭,农业产量不高、质量不高、效益不好,长期面临发展滞后的难题,是抓好“一产”保增收的短板,也是农牧民群众的一块大心病。

WeWork原本计划在2019年中旬上市。但公司的招股书中却显示,2019年前6个月,公司亏损高达9亿美元。这让公司的业务模式陷入危机,最终导致IPO计划流产。

为此,坐落在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青海汉和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青藏高原特有物种黑青稞精深加工企业。该公司引进日本生产技术,提取黑青稞中富集γ-氨基丁酸,现富集γ-氨基丁酸含量已达142mg/100g,截至目前已成为所有植物富集γ-氨基丁酸之冠。γ-氨基丁酸良好的辅助治疗心脑血管等疾病效果、助眠及抗焦虑作用已为科学界广泛认知。

WeWork的一位女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软银尚未立即回应评论请求。

不过,施乐首席执行官约翰·维森丁(John Visentin)批评惠普的计划“过于零碎”,对惠普的好处不如两者合并。施乐已经开始了代理权之争,提名了11名惠普董事会成员候选人,以帮助完成这笔交易。此外,施乐的这笔交易得到了花旗、瑞穗、美国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PNC银行以及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融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