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前海底捞员工与个体老板的闪送员“转型”之路

疫情当前,人们更深刻的懂得了团结的力量,企业也纷纷携手共渡难关。2月11日,同城速递平台闪送发布官方公告,宣布开展“企业雇员帮扶计划”,旨在吸纳那些受疫情影响暂时无法营业的企业员工成为闪送员,为他们提供收入,帮助企业减轻经营压力顺利渡过疫情。

目前,计划已经开展两周,帮扶人数达上千人,我们采访了其中两位闪送员,看看闪送到底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却不曾想,几天后就传来了疫情爆发的消息,他所在的宝鸡这座小城也被迅速挟裹其中。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携程集团副总裁、全球玩乐事业部CEO喻晓江表示,目前仍处于疫情防控期,一些景区实施免费策略,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人群聚集,所以无条件免费并不科学且不安全,应合理实施限流,同时加强在线预约。此外,喻晓江特别提醒游客,可使用提前预约、线上购票、在线收听语音导览等非接触方式购票和游览,以实现健康游览。

春节前后本应是汽修行业全年生意最火爆的时间段,结果因为疫情的原因,老郑的店只能一再推迟恢复营业的日期。

收入高,则是赵亮亮关注的第三个因素。他有朋友在北京跑闪送,每月收入基本都能过万,比西安当地平均工资要高不少。而且赵亮亮也比对过西安本地闪送和外卖的收入,发现跑闪送每趟能比送外卖多赚好几块钱。

不过老郑也知道,生意要想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红火程度,还得再等一段阵子,他打算这段时间就继续跑闪送接单过渡一下,“就这么先跑着吧,等生意恢复了再说其它的。”

那天看到闪送的帮扶计划,赵亮亮的第一印象是自由,这也是闪送最吸引他的地方。闪送员平时接单都是满城跑,再也不用被禁锢在一片巴掌大的空间了,生性外向的赵亮亮能借此跟多看看外面的新鲜事物;而且平台对接单时长不做限制,闪送员可以灵活安排自己的时间。

根据携程门票售票统计,自景区开园后,门票销售一直处于成倍增长状态,2月第四周票量环比上升160%,3月第一周票量环比增长达173%。结合景区的浏览量和售票数量,携程发布的“开放景区人气排行榜”显示,人气最高的十大自然风光类景区分别是江苏香山景区、江苏鼋头渚、海南亚龙湾热带天堂森林公园、海南蜈支洲岛、海南天涯海角、广西青秀山、四川西岭雪山、浙江云顶草上世界、湖南天门山国家森林公园、海南大小洞天。人气最高的十大风景名胜类景区分别是山西李家大院、江苏明孝陵、云南丽江古城、江苏灵山大佛、海南南山文化旅游区、河南龙门石窟、江苏拙政园、浙江乌镇、湖南新华联铜官窑古镇和陕西西安城墙。

闪送“一对一急送 拒绝拼单”的服务模式,恰好解决了赵亮亮的这一痛点。闪送员每次只送一笔订单,在上一笔订单结束之前,不会再接新的,因此闪送员可以专心服务好当下的用户,无需考虑其他因素。

老郑立刻提了报名申请,18号线上培训结束之后,他当天就上街接起了单。出于对防护的谨慎性,老郑只在每天中午出门,接上3,4单之后就立刻回家,收入虽然比不上之前做个体开店来得多,但缓解下目前家庭日常消费压力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收件人的感谢和善意,也让他感受到久违的开心。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时间在前行,闪送的企业雇员帮扶计划也会持续推进下去。困境中的援手,将更多力量汇聚起来,我们终将打破疫情的阴霾,迎来更强的亮光。

一个多月前,当老郑拉上卷帘门的那一刻,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次关店时间会那么久。

赵亮亮是在今日头条上看到闪送的企业雇员帮扶计划的。

很快,朋友转发的一篇文章引起了老郑的注意,那篇文章内容是闪送宣布开展“企业雇员帮扶计划”,并承诺闪送员能随时返回原岗位不影响企业正常复工。他心动了。

赵亮亮很感激闪送给他提供的这次机会,也暗暗为自己定下一个计划:先在西安做几个月闪送员,磨炼一下接单技巧,待到五六月份就去北京。“毕竟是大城市嘛,赚的多,能让家里人生活更舒适一些。”他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和对家庭的责任,于他而言,这是对自己的历练。

老郑今年32岁,已经在汽修行业摸爬滚打近10年了,前几年靠着手里积蓄独立开了一家门店。今年春节,他打算陪妻儿好好过个年,所以跟老客户们打过招呼后,就在腊月早早关了门。

西安赵亮亮:疫情过后我要去北京跑闪送

身边也有人曾建议过赵亮亮再回去送外卖,对此他拒绝了,“还是喜欢闪送这种一对一的服务模式。”之前送外卖的时候,赵亮亮每次出发都要同时送好几单,有时候遇上一两位用户取货不及时,就会影响后续一连串订单的服务时效。为了避免超时被扣费,他只能加快骑车速度,有好几次都差点撞上别人。

在海底捞的时候,赵亮亮每天9小时的活动范围就固定在所负责区域内的那几平米,很是枯燥;而且餐饮行业服务要求较高,服务员必须时刻关注到每一位顾客的需求,稍有不注意就可能惹得顾客不快被投诉,甚至被罚款。“精神压力太大了。”熬了近半年的时间,他意识到自己实在不适合做服务员,便在春节前选择了离开。

之前开店的时候,偶尔会有闪送员过来帮顾客取东西,老郑跟他们聊过几句,也知道闪送员每次只送一单,不用接触太多人,收入也还不错。而且做闪送员时间自由,接单时长不做限制,可以照顾到家里,完全符合老郑疫情期间的需求。

宝鸡老郑:这是我开店以来歇业最久的一个春节

老郑开始慌了。收入没了,开销却源源不断,房贷,车贷,孩子学费,日常生活费,员工工资,一座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老郑觉得,必须得赶紧想办法赚钱。

这个27岁的西安小伙虽然年纪不大,工作经历却异常丰富,先后从事过多种工作,其中送过2年的美团外卖,后来离开平台去了海底捞做服务员。

赵亮亮原打算等节后就去好好找工作。却不曾想,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

根据携程发布的“国内景区复兴指数”,目前开放的景区主要集中在自然风光和名胜古迹类,分别占比35%和21%,此外,动植物园类景区占比为14%,城市观光类景区占比为7%,合计占比达77%。重新开放的景区集中在华东和华南,知名景区恢复开园数量前十的省份分别是浙江、江苏、广东、江西、福建、四川、海南、广西、云南和安徽,其中浙江以177家位居第一。旅游城市知名景区恢复开园数量最多的分别是三亚、苏州、宁波、杭州、厦门、丽水、池州、南京、无锡和台州,其中三亚重新开放的景区数量位居第一,达到了34家。

这几天老郑明显感觉到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可能是回城复工的人多了吧。”他趁着休息跟妻子把店里仔细打扫了一遍,做好了随时开门营业的准备。

受疫情影响,西安当地许多企业都延迟了复工时间,一些春节前还在招人的企业也都纷纷收紧了招聘名额,赵亮亮的处境顿时变得很被动,求职之路屡屡受挫。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目前赵亮亮已经在线上完成了上岗培训,他打算再观察一周,等疫情形式没那么严峻之后,就立刻出门接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