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新堡华人夫妻遭临时雇员持刀抢劫受伤

据新堡华人警民合作中心介绍,这两名临时雇员在当天上午8点多,手持刀具向华人夫妻下手,丈夫头部受到重击,伤势较严重,妻子伤势较轻,已脱离生命危险。

案发后,新堡市警民合作中心收到求助电话迅速联系当地警方,及时赶到现场展开调查,并将两位伤者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警方目前已经寻获被抢的车辆,并锁定其中一名嫌疑犯资料,两嫌疑人仍然在逃,可以确定是南非当地人。

调查中,65.4%的受访职场人感觉,30岁前的女性要比30岁后的女性更具职场竞争力。

上海律师协会劳动关系研究委员会委员、上海远业律师事务所主任温陈静分析,用人单位在招聘及晋升过程中存在性别歧视,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女性职工生育期间为用人单位带来的人力资源成本损失,主要包括了岗位空缺填补成本、工资支付成本、阶段工作能力下降成本等。

“很多30多岁的女性,需要兼顾多头,工作、家庭、子女、老人,在工作上自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投入太多精力,更没有时间去学习新技能,机会出现了,也只能让给年轻人,容易在职场被落下。”北京某私企职员张婷婷(化名)说,她的一个好朋友,自从生了娃,聚会、公司培训都很少参加,得照顾小孩。

29岁的胡茗菲(化名)已经工作5年。她认为,工作资历就是行业话语权,代表着经验丰富、见多识广,能够从多方面考虑问题、权衡利弊,更能具备优秀的决策能力。

温陈静表示,法律层面在保障女性就业上已经有了进步。2019年2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司法部、卫生健康委、国资委、医保局、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和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其中提到:依法禁止招聘环节中的就业性别歧视。各类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在拟定招聘计划、发布招聘信息、招用人员过程中,不得限定性别(国家规定的女职工禁忌劳动范围等情况除外)或性别优先,不得以性别为由限制妇女求职就业、拒绝录用妇女,不得询问妇女婚育情况,不得将妊娠测试作为入职体检项目,不得将限制生育作为录用条件,不得差别化地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女性职业者是我国非常重要的劳动力资源,女性职业者参与劳动率及贡献率都是举足轻重的指标。”

“一旦有了孩子,重心就不得不往家庭倾斜。因为孩子会更依赖妈妈,例如夜里需给宝宝喂多次奶,会分散第二天的精力,影响工作中的发挥。”上海某外企职员程静(化名)今年35岁,孩子两岁大。她坦言,自从有了宝宝,她的专注力降低了,身在公司心系孩子,“有时宝宝哭闹找妈妈,我妈就只能跟我连视频。现在我只盼着能顺利完成手头工作,多留点时间给孩子。工作的事情总会有人去负责,而孩子的事情只有我能解决。”

造成“30+女性”职场发展瓶颈的原因主要有什么?调查显示,79.4%的受访职场人认为是家庭分散更多精力,难以专注,61.8%的受访职场人指出年龄正处于婚育阶段,造成事业停摆,50.0%的受访职场人直指企业力求降低人力成本,41.1%的受访职场人认为夹在家庭与职场之间,易进入职业倦怠期。

温陈静还提到,很多女性就业者自己也常常忽视了平等就业权,相关维权的案例并不多。“我们做过相关专题研究,发现即使胜诉,赔偿数额也很低。此类案件一般作为人格权维权诉讼,是否存在歧视及造成损害结果往往很难举证证明,诉讼请求通常是要求赔礼道歉及赔偿精神经济损失,目前公开的案件损失赔偿基本在2000元左右,相对较低,也远低于职工正常的维权成本。”

胡茗菲近期在考虑结婚的事情,她认为,如今城市年轻人结婚年龄普遍比以前晚了,30多岁正是结婚、生育比较集中的年龄段,这种情况就使得招聘企业对“30+女性”比较敏感。“企业肯定要考虑各项成本。但如果因此让女性遭受就业歧视,未免太不公平。”

受访职场人士中,女性占62.7%,男性占37.3%。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占31.0%,二线城市的占52.4%,三四线城市的占14.7%,城镇和县城的占1.7%,农村的占0.2%。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杜园春 来